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不伦恋情  »  我能听到儿子的心声
我能听到儿子的心声
第一章 夜晚羞耻的

我叫江雅韵,今年三十七岁,十几年前,我刚刚大学毕业,便和自己的男朋友楚子翔结了婚。
我和子翔都是刚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,如无意外,也就是找到一份普通的工作,在这个城市两人相敬如宾,然后平平淡淡过完一生。
但天不遂人愿,就在我怀了五个月身孕的时候,子翔突然出了车祸死了。
这个消息让我顿时感觉天崩地裂。
那天晚上,我哭了一整晚,通宵未眠。
但无论如何,还是要接受现实。好在那个酒驾司机赔了我一笔巨款,而子翔生前也买了巨额的保险。
这些钱支撑到我生下了我的儿子楚真,并且开了一个咖啡馆,来养活我和我的儿子。
现在的我,正在我自己的卧室,房间黑漆漆的,只有一束月光照在地毯上那个巨大的落地镜前,在月光下,看着我自己完美的身躯。
由于刚刚洗完了澡,才穿上内衣,而当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,顿时呆住了。
镜子里,那个绝色的尤物只穿着内衣和内裤,把完美的身材暴漏在外面,这个三十多岁的少妇看着却像是二十来岁的美人一般,鹅蛋一般脸庞粉嫩无比,五官精致,却又透露出一股一股成熟少妇的风韵。
我虽然老公早逝,但是我平时还是保养得很好,三围39 24 30的身材绝对是魔鬼中的魔鬼,修长匀称的双腿更是让人挪不开目光,那齐肩波浪的卷发更是撩人心神。
出门在外,也总是少不了男人的目光,但传统的教育告诉我,要守身如玉,不能有任何的越矩行为。
而且我已是有了楚真,更是不能乱来,让他在外擡不起头来做人。
可这二十多年非常的难熬,无数个夜晚,我总是能回忆起自己被子翔按在床上,那巨大的阳具在我粉嫩无比的阴道里沖刺,射出浓浓的精液。
偶尔午夜梦回,总是能在梦中见到子翔那帅气的脸庞和巨大无比的阳具。可一醒来,却发现双腿间湿润无比。
正楞神间,突然只觉得那蕾丝内裤湿哒哒的,通过镜子一看,自己那双玉腿间小小的蕾丝内裤竟是湿了一块,原来刚刚回忆子翔时,那地方竟然不停地流水!
还好没人看见!我红着脸,啐了一口,松了一口气。
子翔死了那幺久,我却从来没有找过男人,偶尔忍得受不了的时候,也只能来安慰一下自己。
我脑海里一阵恍惚,子翔那帅气的面容和大阳具出现在我脑海中。阴道一缩一痒,只觉得蕾丝内裤又湿了两分。
于是我咬了咬自己的朱唇,脱下了内衣裤,躺在了床上。
如果有男人能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,那他绝对会发疯的。
那完美无比的尤物,贝齿微微咬着下朱唇,一双美目迷离,嘴里不停发出让人发疯的媚音。她正抚摸着自己那光滑巨大,却又不下垂的大胸部,另一只玉手却摸着自己那完美的阴户。
由于我这幺多年都没和男人做过,那阴户还是十分粉嫩,两边的阴唇肥厚,小小的粒粒更是因为情欲而充血。
而我那地方却是天生的无毛,在新婚之夜还听子翔说过,这叫做白虎,很多男人求而不可得。
可我后来上网查时,才知道白虎克夫,结果子翔他…
想起子翔,我心里一难过,稍稍抽泣了一下,情欲稍稍退了两分。
正当我思念子翔的时候,突然间一个粗壮的男人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“骚货,怎幺停手了,继续做啊!”
我心里一惊,刚要大喊的时候,突然间只觉得喉咙一睹,声音竟然发不出去。
这是谁?小偷?强盗?
正当我思考时,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,我顿时吓了一跳。
突然间头一疼,眼前突然出现了另一个景象。
一个一米八左右,长相清秀无比的少年,正在我房间的房门前,通过房间的门缝,悄悄注视着房间内部,他脸色震惊却又一脸渴望,穿着内裤的下身更是被生生顶得老高!
这是,我的儿…子,楚真?
我反应过来,难不成他现在正看着我?
我心里无比慌乱,拼命的想起身去把儿子赶走,锁死房门,但不知道为什幺,手脚突然变得放佛不像是自己的一般,动也动不了了!
想到自己的儿子在房间外看着自己的胴体,一股羞耻与痛苦顿时占满了心间。
但同时,不知道为什幺,我心里竟然有了一丝期待。
那个声音再次响起:“你儿子刚刚上厕所,我特地给他开了点门缝,让你儿子饱饱眼福,让他看看他的妈妈竟然会是个自慰的淫娃…哈哈哈哈!”
“这…这到底是…?”这一切匪夷所思的事情让我震惊无比,怀着恐惧,我默默地思考。
“嘻嘻,你现在可不用知道,来,接着摸自己,让你宝贝儿子饱饱眼福,见识他妈妈的淫蕩吧!”
“不,我绝对…不!”想到儿子就在外面,盯着自己身体,我心里顿时慌乱无比,脸色无比羞愤,心里巴不得立刻去世。
现在的我只想把整个身子埋在被子里,但我现在像是被打了麻药一般,身体动也不能动,只能任由雪白绝美的玉体暴露在儿子的视线下。
“行了,我在送你点东西!”
正此时,我突然只觉得身上一疼,突然间,小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“天啊,妈妈奶子好大好白,身体好美!”
小真?他…
“这可是你宝贝儿子的内心,我特地施法,让你听听你宝贝儿子的心声,来,别磨蹭了,快点在你宝贝儿子面前自慰!”
突然间,我觉得手一热,又恢複了感觉。
“我不干,你杀了我吧,我死也不干!”我别过头,咬着牙。内心的痛苦和羞耻让我更加的难受,刚刚想用手挡住胸口和下体时,突然一下,手又失去了知觉。
“不干?好啊,我就让你这幺走出门,和你宝贝儿子面对面怎幺样?来个母子赤诚相见也不错啊,哈哈哈哈!”
“不要!”听到这话,我脸都吓白了,这些诡异的事情让我对这个奇怪的存在的话信了七八分,万一他真有办法控制我出去,让小真看到我这个样子…
可是,让我在小真面前这幺下贱,身为母亲的我,实在做不出来!
“你怕什幺,你儿子只是在偷看你,你事后假装什幺都没发生,不就能接着当一个好妈妈了,对吗?”那个声音极其诡异,但这幺一想,我内心多了一丝妥协。
“你再不自慰,我可就让你出门了!”那个声音变得不耐烦起来,我心里一慌,只得听从了他的要求,闭上了眼,脸上全是羞耻到痛苦的通红,一只手摸在了胸部,而另一只手摸到了自己没一根毛的小穴,找到了那小小的粒粒,开始揉搓。
“啊…子…子翔…”我一边搓着阴蒂,一边用手抚摸着硕大的胸部,那舒服的感觉让我阴道内有些发痒,一下子就流出了水来,沾湿了我青葱般的手指。
但一想到儿子在旁边看着我,我内心的羞耻和痛苦一下子爆发出来,伴随着快感,内心竟是多出了那幺一丝禁忌的刺激感。
“啊…子翔…这里…子翔…”我一只手开始捏着自己的乳头,一只手的中指开始伸入自己的阴道不断的挑动着。
阴道里像是一口深井,里面全是我的温热的爱液,每一次手指进出,伴随着乳头那刺激感,让我一下子忘了自己的儿子在偷看自己。
“天啊…妈妈那幺粉嫩!奶子好大好白,还不下垂…不行了,我要撸一下!”儿子那颤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眼前的视线突然一变,那清秀俊俏的少年,把自己那顶得老高的内裤脱了下来,一根巨大的阴茎出现在我眼前。
这是一根足足有十八九厘米的阴茎,棒身布满了青筋,龟头十分狰狞。
天啊,子翔以前也是这样大的阴茎,想不到小真也是一样大…
看了看那阴茎,我又想起了子翔当初在床上用这东西抽插我的感觉,手中还在接着抚摸着自己的乳头和阴道,口中更是不停的呻吟,喊着子翔的名字。
只是乳头更加的硬,阴道里的水更加的多,一股极其舒爽的快感在阴道内蔓延开来,愈发的灼热。
不知不觉,我眼前出现了子翔那帅气的脸庞。
我淫叫着:“子翔,子翔…我好想你…啊…干…啊…我,子翔!啊…啊…啊…”
而儿子却不停的撸管,在一边不停地想着:“妈妈…这幺骚?不对,她喊着爸爸的名字,她太寂寞了…但她这幺性感,天啊,小穴水这幺多,我好想…不行,她是我妈…啊,我要射了!”
射了?我正要高潮,听到这话,顿时吓了一跳,阴道猛地一紧,正好把手指压倒G点,激得我阴道内一电,脑子一空,一股水从我下体喷射出来,把床单打得透湿的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我猛的一声娇啼,一脸媚意,全身都是透着情欲的红色。
“妈妈潮喷了!啊,我射了!”
再一看,只见小真脸憋得通红,一股股白灼从那巨大的阳具喷射出来。
而我刚刚结束潮喷,躺在床上没一丝力气,只得让那小兔崽子尴尬的把还发硬的阴茎赛回内裤,然后红着脸离开。
半天,我才回过神,擦干凈身体,起身到门口一看,只见地上和门上全是一大团一大团的白浊。
“这小兔崽子,射这幺多?”问着那有些刺鼻的味道时,我心跳再一次加快,想起小真那根巨大的东西和着满地的精液。
若是被小真插入,该有多爽…
江雅韵啊江雅韵,你怎幺可以这样想?这是乱伦!他可是你儿子!
想到乱伦,我便拼命的摇头,把这个事情抛之脑后。
穿好内衣,穿上了睡衣,随即出了门,準备收拾一下。
我家并不是很大,普通120平米小区房,打扫工具就在出了我房间之后的客厅旁边的阳台,小真的房间在我隔壁。
现在已是淩晨一点半,刚刚走出去时,只见小真换好内裤走出了房门,见到我时,突然脸色变得古怪,一脸通红,用一种期待和害怕的眼神看着我。
“妈…还没睡啊…”小真诡异的看着我,嗫嚅的打了个招呼。
想起刚刚被他看了个饱,我是又羞又恼,羞的是我在这孩子面前变得这幺淫蕩,恼的是这兔崽子也不知道尊重她妈,看着我手淫。
心里一气,刚想说他两句,但话到了嘴里又咽了下去。
我可是必须当什幺都不知道,不仅仅是让我这幺看我,也不能让影响到小真,他还是个小孩子,刚刚那一切只是青春期的孩子的血气旺盛,过一段时间等他忘了也就没事了。如果这时候苛责他,反而让会影响他。
“怎幺这幺晚还没睡啊?”我忍住了心中羞耻和恼怒,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,问道。
小真眼珠子一转,脸色古怪的编了一个谎言:“我刚刚肚子饿,去冰箱喝酸奶,想不到那酸奶变质了,不小心洒在你门口,盒子刚刚扔了,你看在那!我去拿拖把”
说着,他指着刚刚自己射精的地方。
我不想去揭穿他的谎言,点了点头:“我来收拾,你去睡吧!”
“好!”小真见我相信,松了一口气,然后看了看我,转头回了自己房间。
小真刚刚走,那个声音再次响起:“怎幺样?刚刚被儿子看到你的贱样,舒不舒服?”
“你到底是谁?要干什幺?”我想到刚才的事情,那股羞恼顿时爆发,虽然没喊出声,但在心里还是异常愤怒。
“哈哈哈,我可是附身灵,专门附在你们家的。你也挺寂寞的,不如我来给你找点乐子,怎幺样?”那声音得意的笑着,说道。
“你…你快给我滚!”一想到他在我身边,我心里那一丝不安和恐惧爆发出来,说道。
那声音更加得意了:“我还没见到你真正骚浪的样子,别急!江雅韵,好玩的还没来呢!好了,我不和你说了,以后再聊!”
“你!”我听到这话,顿时心神不定,半天,我才勉强清理了下房间门口,回房忐忑不安的睡下了。